heyous

我与我周旋。

我一个自己作业都不会做的化学狗多次给朋友做远程英语作业,写过网上英语作文(也就两篇),翻译过文献(一小段而已),写过ppt讲稿(也就一次)。没错鄙人就是通过这种小偷小摸来维系我的友谊的,这大概也是她们留我唯一的用处了吧。    北京的蓝天总是这样没有云。

评论